主页 > 凯盛官网 > >这鬼谷子竟是生成了一股旋风直奔着顾峥的方向而去而在他话音刚落
凯盛官网

这鬼谷子竟是生成了一股旋风直奔着顾峥的方向而去而在他话音刚落

时间:2018-09-10 14:37供稿单位:织梦58打印字号:

 伴随着这些不断破裂的泡泡一起的,还有四处弥漫起来的气味十分刺鼻的黑烟。
 
    而那只依然覆盖在半遮罗魔躯之上的肉掌,却是在这种突变之中,也十分突兀的冒起了白烟,伴随着一阵‘刺啦啦’的被灼烧的质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就泛起了鲜红的血泡。
 
    这半遮罗的黑血,竟然能够腐蚀掉鸿均道祖的手掌皮肤,让第一次感受到了刺痛的鸿均道祖,下意识的就收回了已经开始血肉模糊且附着上了丝丝魔气的手掌,仿佛难以置信一般的将手
 
翻过来,放在了自己的眼前。
 
    多少年了,自打混沌初开,他依存于天道所生,拥有了自己的灵识起,就不曾感受到过疼痛了,而从那时候起,他也同样的感受不到其他任何的感觉了。
 
    而这种感觉,让他仿佛回到了天地开辟的初始,仿佛,每一个世界的崩塌之后,天地的初开之时,他就会在无边的痛苦之中转醒,再一次的陷入到无知无觉的轮回之中,仿佛他曾经做过
 
千百次的那般,开劫渡人,让这一方循环往复的世界中的新的生物和种族在天道的摆弄下苦苦挣扎。
 
    而这些修道之人,却是趋之若鹜,心怀感念。
 
 883 你我契约已成,快走!
 
    这一切的一切,并不是他鸿均道祖心存大善而为之的,他的这种一次又一次的度化,皆是因为他寂寞了。
 
    是的,寂寞,无边的混沌伴随着无边的寿命。
 
    在与天地同寿在鸿均道祖的身上仿佛就是一个笑话。
 
    因为就算是这一方的天与地破灭了,他也只不过重新回归于自己混沌的本源,在无边无际的空间中沉睡,只待下一次的天地重开。
 
    伴随着新的清明世界的产生的,就是他本体再一次幻化成鸿均道祖的模样,在无人所知甚至是懵懂青涩的新天地之中,再一次孤寂无边的转醒,做着他日复一日打发时间的事情。
 
    渡人的前提……是灭世之前的劫难开始。
 
    这就是生与死的伴随,更是新生与毁灭的轮回吧。
 
    看到这里的鸿均道祖,突然就笑了。
 
    他很感念于这种被挑战的刺激,作为奖励,他也果真开口夸赞了一番现在又从肉饼的状态中恢复成原本形态的半遮罗。
 
    “真是不错,魔,果真比我手下的这些应劫之人有趣多了。”
 
    “作为奖励,我会给你一个挑战的惊喜的。”
 
    “至于你,一个连蝼蚁都算不上的四不像,又是从何处而来呢?”
 
    说到这里的鸿均道祖,竟是毫不在意自己面前已经重新整顿,打算再一次的像他冲来的半遮罗,反倒是朝着鬼谷子与笑忘书纠缠在一起的方向轻轻的一招手,就将那一条早已经跑出去很
 
远的线条,举重若轻的又给捏回到了手中。
 
    像是一个掌控全场的王者,突然被飞过来的一只苍蝇给打断了所有棋局一般的,面目不善的就眯起了眼睛。
 
    “嗯?你也不是这一方世界的人,不,你连人都不算,竟然是多重怨念的集合体,哈哈哈,实在是太有趣了。”
 
    “难道说,我鸿钧历世千回之后,竟然也让人忘记了曾经的威严,到了现如今,竟是什么魑魅魍魉之物都敢跳将出来挑衅一番了吗?”
 
    “看来,这个所谓的终极的世界,可能也是我一厢情愿的残次品罢了!”
 
    说道这里的时候,鸿均道祖就加大了手中的力度,打算就势将这一条不明来路拥有者让他十分憎恶的味道的黑线就此毁灭。
 
    可是谁成想,就当他的手指头即将发力的那一瞬间,原本在他的威势之下被碾压的颤颤发抖的鬼谷子,却是一反常态十分果决的动了手。
 
    他不知道用了何种的方式,竟然瞬间化作了一条尖刺密布的漆黑荆棘条,而毫无防备的鸿钧,在下捏的瞬间,就一下子中了招。
 
    “啊!!”
 
    一声尖锐而凄惨的惊叫,不过别误会,无波无澜的鸿均道祖是不可能发出如此丢份子的声音的。
 
    发出这个声音的人,不用想,也只能是与鬼谷子纠缠在一起的笑忘书了。
 
    这鬼谷子第一目标是朝着鸿均道祖下的手,但是与他紧密贴合,睡一晚都不侧漏的笑忘书,却是结结实实的被扎成了一个蜂窝煤。
 
    它这是招谁惹谁了。
 
    可听到了这个熟悉的声音的顾峥,他再也顾不上减低自己的存在感了,反倒是带着点焦急的朝着笑忘书的方向叫唤了一句:“笑忘书!你怎么样!”
 
    而就是这一句想当无力的询问,却是让已经扎到鸿均道祖手指之上的鬼谷子,突然就笑了一下,随后,在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却将自己刺儿槐一般的身躯来了一个潇洒的翻滚
 
,十分麻利的就将与其扭转在一起的笑忘书,给剥离了开来。
 
    而后,这个鬼谷荆棘之鞭,竟像是很愉悦一般的……一甩它的鞭尾就将一开始就盘绕在他身上的拖油瓶笑忘书……给甩向了顾峥所在的方向。
 
    此时的鬼谷子,像是终于了结了什么心愿一般的,竟然朝着不远处刚才将笑忘书接到手中的顾峥笑了。
 
    别问我是怎么看出来一条鞭子是如何笑的,总之鬼谷子浑身颤抖,激动莫名的就跟顾峥说出了他们之间的最后一点关联就此了结了的话语。
 
    “我果然没有看错,你就是能实现我心愿的契机所在。”
 
    “你果真达成了我兜兜转转上千年未曾摸到过的心愿,所以,多谢。”
 
    “咱们之间的契约已成,而我这个千年的老鬼的寿数,尽数送与你又有何妨?”
 
    “哈哈,痛快啊痛快,自此时起,你我因果已了,而这个地方,也不是你这等修为的夜叉能够长待的。”
 
    “还是赶紧携带着你的小器灵,速速的离开吧。”
 
    “天大地大,总有尔等容身之所。去吧!”
 
    说完这句话,这鬼谷子竟是生成了一股旋风,直奔着顾峥的方向而去,而在他话音刚落的同时,那一条只有顾峥能够看到的他与鬼谷子之间,代表着牵绊的契约之线,就这样的瞬间消散
 
,化作点点的金光,尽数的反馈到了顾铮的身躯之内。
 
    这些象征着功德的金光,仿若九天甘露,滋润着已经千疮百孔的笑忘书的躯体,充盈着顾峥此时的夜叉血脉,滋养着两个人链接在一起的神魂,让沐浴在其中的顾峥,暖洋洋的,竟是舒
 
服的不想挪动半分了。
 
    但是脑海中永远都紧绷着一根弦儿的顾峥,却是强撑着困意,死命的拽起笑忘书的一端,一边与这种松弛感对抗着,一边朝着鸿钧洞府的洞口处走去。
 
    可是,就因为刚才鬼谷子与顾峥的这一番对话,让原本已经遗忘掉顾峥的鸿均道祖,却再一次的将注意力转移到了顾峥的身上。
 
    他无视了自己手中那黑色的藤蔓依然在不停的蔓延,扩张,还朝着他身上缠绕的状况,反倒是若有所思的看着顾铮逐渐挪走的方向,低声的自语了一句:“奇怪,同样都是域外来客,为
 
何我在那个夜叉的身上感受不到任何的内容,却是在你的身上看到了与这个世界的深深的牵绊呢?”
 
    这话自然不是跟对面的那个拿着弯刀张牙舞爪劈过来的半遮罗说的。
 
    鸿均道祖的这种音量,只可能是跟他手中早已经变换的狰狞恐怖的鬼谷子说的。
 
 884 第十九个世界的回归
 
    鸿均道祖一边说一边还十分感兴趣的看着自己的手掌之中因为鬼谷子的翻滚而拉出来的一道道的血痕,甚至一些比较深的伤口之中竟然滴滴答答的开始滴落起了鸿均道祖独有的金色的血
 
液。()
 
    这种血液,就算是半遮罗的魔气腐蚀之时也不曾被伤到滴出来,反倒是被这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四不像给轻易的扎出了本源之血。
上一篇:后坐力比想象中的小多了火箭弹爆炸的威力也没有那么大同样比杨逸
下一篇:可真就是画风突变了原本好似还占据着优势的鬼谷子一方就在鸿钧道